功夫派那个图爆金龙珠

航空翻譯_飛行翻譯_民航翻譯_藍天飛行翻譯公司

當前位置: 主頁 > 航空新聞 > 民用航空 >

東航云南第一代乘務員秦克英:七十年民航風雨路、四十載后她褪下美麗蝶衣

時間:2019-11-11 16:08來源:中國民航網 作者:中國航空

 

“感恩的心,感謝有你,伴我一生,讓我有勇氣做我自己…… “ 在昆明飛安長水實訓基地,伴隨著眾人清唱《感恩的心》,一輛擺有貼滿照片蛋糕的餐車被推向剛剛完成教學任務的東航云南乘務應急教員秦克英面前,在她背后,掌聲不斷的響起……

秦克英是東航云南有限公司的一名資深客艙經理,除此之外她還是一位有著豐富教學經驗的東航資深教員。四十年的飛行生涯,四十載的民航之路,她用空乘的視角見證了中國民航從成立到改革,從發展到壯大的變化,也感受到了中國從民航大國逐漸向民航強國奮發前進的艱辛歷程。

那一年的花開歲月,她穿上軍裝,走進了民航

1979年5月,正在重慶萬州市(當時還是萬縣市)第二中讀書的秦克英聽說成都管理局七大隊第四飛行中隊來學校招收乘務員的消息后激動不已。去部隊鍛煉對于她們這個年代的人來說是一種崇高的夢想。”但看完招收要求后,我難過了,他們只招高二的學生,但我當時才上高一,算是不符合條件,我那顆投身部隊的火熱之心,就這么被澆滅了。“但令秦克英沒想到的是,機會總在不經意間又來到身邊。面試當天,招聘的考官們路過學校的燈光球場時,看見里邊正在打球的秦克英,突然就被這個女孩子身上的那種青春與活力吸引住了,”你去把那個7號叫出來,問問她愿不愿意加入部隊,進入民航當一名空中乘務員“我現在還記得班主任后來給我轉述當時招聘考官們找我的原話,這讓我不禁覺得,有些機緣,注定屬于你。”當時正值15歲多的秦克英就這樣穿上軍裝,走進了民航。


 

初入民航在機上服務的秦克英

“我們萬州地區有7名女同學通過了面試、體能測試以及政審,5月底在接到初始培訓的通知后我們便出發了,先是從萬州坐船沿長江至重慶,再從重慶坐綠皮火車到了成都,最后坐一輛解放牌大卡車穿過了成都雙流機場到達當時的3號院,我們一路走啊,一路唱啊,激動的心情都用歌聲激昂在沿途的上空。”在回憶這段初進民航的歷史時,秦克英的臉上依舊洋溢著追尋最初的夢想時那種甜蜜。

第一次飛行,她去了首都北京

 

秦克英所在的獨立分隊合影16.jpg

秦克英所在的獨立分隊合影

最初與秦克英一起出發的“七姐妹”11.jpg

 

最初與秦克英一起出發的“七姐妹”

在培訓結束后,搭乘中隊的安-24飛機她們一行人來到了昆明,“當時正值國慶前期,飛機落地的時候,透過窗戶能看見整個機場開滿了國慶花,真的是太美了”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場景,讓這群來自外地的乘務姑娘們更加堅定的選擇要留在這片美麗的土地。到達中隊后,秦克英第一班是執飛安-24從昆明到北京。“那還是個駐外航班,頭一天一大早從昆明起飛首先經停武漢再到石家莊最后落地北京,到達北京的時間是當天下午4點多左右。落地后,師父直接帶我們去了天安門。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在現實生活中看到天安門,看到毛主席的畫像,一切都跟電視里那么像,可一切好像又有些不同。”談到第一次執飛這班首都航線,秦克英記憶深刻,當時唯一遺憾的是穿著軍裝的他們沒能和師父在天安門前拍張照。雖然后來她也多次去過天安門,但站在自己第一次仰望城樓的位置,她再也找不到和師父當年的那種感覺了。

伴隨民航的發展,她一共穿過12套制服

40年的民航時光,秦克英共穿過12套制服。1979年她剛飛時穿的空軍的軍裝,為第1套;1980年3月民航正式脫離部隊后發了一套藏藍色制服為她的第2套;隨后中國民航為了樹立空姐形象,全國統一空姐制服,分夏裝、冬裝和四套不同款式的連衣裙,非常大氣時尚,夏裝是天藍色,冬裝是墨綠色,一直穿到1988年,應該算第3、4、5套;1988年中央將民航劃歸企業,航空公司成立,當時云南航空是92年7月20號正式掛牌,于是便有了云航空姐制服共5套;2002年11月云南航空被合并東航后又有了兩套制服直至現在。這樣算來,這12套制服也記錄了中國民航的部分發展史。





 

一代一代的制服,代表了民航一個一個的發展時期

一個堅定的眼神,她是旅客心中的“穩心劑”

一步步從乘務員走向乘務長再到客艙經理,秦克英坦言用一個“定”字形容了乘務長這個客艙管理者的作用。

2016年5月的一天,秦克英執行昆明至北京航班。飛機下降進近時,受到風切變的影響,飛機復飛了。此時坐在31C座的旅客臉色突然就變了,雙手緊握著座椅兩側的扶手,身體還有些微微發抖。“我當時正在觀察客艙情況,突然發現這位旅客神情緊張的看著我,眼神里帶有焦慮,我立即給他了些手勢,傳遞給他我們是安全的信息,他才稍稍緩和一些。”飛機平穩后秦克英立即來到了這位旅客身邊,一邊把一塊熱毛巾遞給他,一邊繼續安慰他。旅客事后感激的說道:“當時如果不是那名乘務長給我指示,我真的差點挺不過去,她那堅定的眼神和臨危不亂的職業手勢,這讓我感到信任,也很安心。”

這個場景讓記者想到了當前正在熱播的《中國機長》,里邊由袁泉扮演的乘務長畢男也正是用這樣的做法去'定'住了乘務組員的緊張情緒,'定'住了旅客們對未知險情而產生的恐懼之心,'定'住了整架飛機客艙內的種種險情。

“我們更愿意叫她'秦媽'”

“飛行累不累?”“累。”

“想沒想過放棄這個職業?”“從來沒有。”

“是什么讓你堅持這一路前行?”“教員的責任心吧。”

從秦克英1985年擔任教員至今,她帶出的徒弟已經不計其數。

“秦老師是我來云南公司接觸的第一位教員,也是至今我最希愛的一名教員,聽她上課會讓我感覺像是一位母親在給自己的孩子溫柔的訴說,于是學員們都親切的稱呼她為'秦媽'。”馬佳是東航云南公司的一名乘務長,現在的她也是東航云南教員組里的一名年輕教員,說起自己的師父,她有很深的感受:“在'秦媽'身上,你能看到一種責任感,一種傳承感,她愿意把她多年的經驗和所學無私的傳授給每一位學生,并希望她的學生也能帶著這份傳承影響到更多人,而我現在也是在這樣做著。”從教34年來,'秦媽'帶過的學生已經在民航各企業擔任著不同崗位上的重要角色。縱然職位不同,但在她們身上,你都能看到'秦媽'所留下的些許影響。

飛行翻譯 www.ukeip.club
本文鏈接地址:東航云南第一代乘務員秦克英:七十年民航風雨路、四十載后她褪下美麗蝶衣
功夫派那个图爆金龙珠 610199272393150597164839750153562639331359294499921189410272755719395228322840045812069771395042216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